快捷搜索:

上海袭警案疑凶是否短暂精神失控将成辩护重点

作者: 法学教育  发布:2019-05-19

上海袭警案犯罪嫌疑人杨佳和他的作案凶器。

“我已经准备好了相关的手续,相信根据新实施的律师法,只要手续齐全,会见杨佳应该不成问题。”昨晚,熊烈锁向记者表示,他对今天能够顺利会见杨佳十分有信心。“我目前是受杨佳父亲委托,担任杨佳的辩护律师,但作为杨佳本人,他有权选择接受或者拒绝,我希望能够早点与杨佳会面,了解案情的相关细节,并正式成为他的辩护律师。”熊烈锁表示,目前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已经结束,进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阶段,需要律师尽快进入进行辩护。如果可能,他将为杨佳提供免费辩护。抵达上海之后,他将到相关司法机关查阅、摘抄、复制有关案卷材料,有针对性地研究辩护策略,提出辩护意见。

以故意杀人罪公诉

熊烈锁告诉记者,根据相关规定,他们会到看守所会见杨佳,并到相关司法机关查阅、摘抄、复制有关案卷材料,再根据案件情况调查收集有关材料,并针对性研究辩护策略,提出辩护意见:“我们目前也在通过网络及媒体发布的一些信息,对案情进行研究。律师的介入有助于保证侦查、审讯过程、判决的公正性,能够更具体的了解事情的原委和案件情况。”

“短暂精神失控”和“异地审判”将成辩护重点

检察机关指控认为,被告人杨佳因其提出的精神赔偿等要求未被公安机关接受,竟预谋并携带犯罪工具,闯入公安机关办公场所,持刀连续故意杀死正在工作、赤手空拳且猝不及防的6名民警,还杀伤其他毫无防备的3名民警和一名保安员,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发生在7月1日的闸北袭警案现已侦查终结,并移送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昨日,记者从北京方面获悉,犯罪嫌疑人杨佳的父亲已与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签署委托协议,委托该所两名律师为杨佳进行免费刑事辩护。辩护人之一、主任律师熊烈锁向晨报记者表示,杨佳被判死刑虽可能性比较大,但“死刑不代表没有辩护的意义”。

上海袭警案犯罪嫌疑人杨佳和他的作案凶器。

昨天上午,由杨佳的父亲聘请的北京律师熊烈锁再次被拒绝接触杨佳,并被告知,杨佳已经自行委托了律师。

昨天中午,熊烈锁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在通过网络获悉杨佳袭警案发生后,他们曾专程赶到杨佳与其母亲在北京的住处,“赶到时杨佳的母亲并不在家,因而在门上留下一封信,表示愿为杨佳提供免费的刑事辩护服务。”杨佳的父亲在获悉这一情况后,随即他们取得联系。“他对我们比较认可。我们得知杨佳父母离异多年,收入都不高,可能很难承担死刑诉讼的高额费用,因而决定为其免费辩护。”

图片 1

熊烈锁说,他多次试图联系杨佳的母亲,但没有任何结果。因为与杨佳父亲所签律师协议是代理杨佳审查起诉阶段,但目前检方公诉后该案件已经进入到审判阶段,超出了他的代理范围。

熊烈锁称,7月12日,双方已签订授权委托书,“但这一亲属的委托还要经过杨佳本人确认。”他与本所律师孔建将共同办理此案,在看守所会见杨佳时,还会向杨佳出示有关签署的授权委托协议,当事人若同意他俩为其辩护,还要和律师事务所签署一份新的委托协议。熊烈锁表示,他们会组织一个专门的团队,以“律师团”形式,为办理此案提供专门的法律服务。

提供免费辩护

  昨天,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对闸北袭警案被告人杨佳提起公诉,公诉方认为杨佳故意杀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责。当天下午,因为长期联系不上杨佳母亲王静(化名),杨佳的姨妈王丽(化名)向北京警方报警,以寻找王静。

图片 2

今日申请会见

当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相关人员告知熊烈锁,他们已向杨佳转告了其父亲已为他委托律师的情况,但杨佳明确表示,自父母离异后,他长期与母亲共同生活,父亲已多年未来看他,也无经济往来,只希望由母亲出面请律师,父亲请的律师不作考虑,并再三表示,“除我母亲外,任何人请的律师我都不认可,包括我的父亲。”这份杨佳亲笔签名的笔录已于前天下午由检方向熊烈锁出示。

  

将为辩护重点

上海检方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法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袭警案疑凶是否短暂精神失控将成辩护重点

关键词: 威尼斯登录

上一篇:名人大全,布莱尔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