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货币或成未来角逐领域,二维

作者: 法界资讯  发布:2020-03-14

2018年8月22日 ( 正文字号: 小 中 大 ) 文章标签:侵权责任方式与损害赔偿 网络治理 隐私权 [ 导语 ] 二维码支付极大地提高了资金循环的效率,满足了人们快捷消费的需求。以网络技术与大数据为基础的二维码支付在实现信息流与资金流的高效结合时,它也对传统的货币法律制度、交易风险控制与承担、金融隐私权保护等衍生了“革命性”的挑战。创新即特定时代与特定场景下的创造性破坏。立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语境下,因时而进地对二维码支付所引发的货币电子化、未授权交易风险、信息权等问题进行解构是制度创新的重点所在。同时,全民金融扫盲教育亦是国家金融风险综合治理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内容摘要 ] 本文将主要探究二维码扫码支付对货币法律制度的冲击及其对策,同时也努力探索未授权扫码支付风险与制度创新的进路。[ 内容 ]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和移动支付场景越来越多,全球各国都在积极发展本国的电子支付行业以及对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给予高度关注。在我们的生活和经济活动中,货币的使用无处不在,而与此同时货币的形式也在不断地演化。

□ 本报记者 杜 晓

一、二维码存在的技术风险及其规制

计算机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使得电子支付的成本大大降低,于是新的货币形式应运而生。

□ 本报实习生 张新妍

二维码识别与技术风险

电子货币作为法币电子化后的一种流通形式,最初是以借记卡的形式出现的,当用户使用借记卡时,资金以电子支付的形式从消费者银行账户转移到商户的银行账户。这类电子货币的出现,是为了更加便捷地完成资金的转移,银行卡本身并不存储价值,而是提供了用于识别用户账户身份的标志。

人民银行下发的公告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存在拒收或者采取歧视性措施排斥现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应当自公告公布之日起1个月内进行整改。整改期限届满后仍然存在上述违法违规行为的,由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予以查处。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技术创新总是不可避免地引领法律制度的变迁。因此,与其说二维码支付的规范与治理是一个制度建设问题,倒不如说其先是一个技术认知问题。由于专业上或消费心理上的差异,普通用户在享受扫码支付带来的福利时,多对其实体与风险缺乏足够的了解与判断,所以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二维码信息与知识的不对称就直接影响到扫码支付交易的安全与行业的长远发展。

澳大利亚央行同样也关注电子货币。该行支付部门主管托尼·理查德今年曾表示,澳大利亚虽尚未到积极考虑电子货币的时候,但在更遥远的未来,是有可能发行电子化澳元的。他还说,澳大利亚央行相信,目前距离在全球整个范围内使用电子货币,仍旧有一段时日;但澳大利亚央行对发行电子化货币的可能性以及不确定性等问题存有兴趣。

拒收人民币的行为从法律上该如何定性?究竟该如何治理拒收人民币现象?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实质上,当我们将二维码技术应用于第三方支付时,其安全性主要系于以下三大隐患:支付指令验证能否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客户端软件的防火墙是否坚实可靠、是否具有完备的纠错处理机制。因此,有专业人士即认为:“存在安全风险不是因为二维码编码技术本身存在问题,而是因为用不好。”

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将每个信息放在了每一个账本或这说是保险箱后面,要到这些信息时,需要特定的钥匙,钥匙就是私钥,保险箱就是公钥。

消费场所拒收现金是违法行为

风险规制:二维码清洁的制度化

由于是不可篡改的、可靠的信息,可以创造信任,进而创造出信用,在信用的环境下,成本就会很低,因此在清算领域,可以数字化的东西,可以在不同的实体里面流动的,需要对账、记账、分账的都有用武之地。

中国政法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少军教授认为,按照我国现行法律和其他国家通行的法律,消费者持有的现金包括现行的纸币和硬币是无限法偿货币,除某些国家为支付方便考虑限制大额支付硬币外,可以用现金进行任何数额的支付、对方不得拒绝接受,否则既影响消费者法定支付权利的行使,也侵犯国家法定货币的法定地位。

扫码支付是一个涉及消费者、商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与无线通讯运营商等多方主体参与的一个非直接接触式的交易链。在这个循环链中,二维码是作为一个信息中枢而存在,其交易风险释放与扩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二维码生成阶段的风险没有得到应有的事前管控。

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为金融科技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区块链起着比特币公共数据库或者总账的作用,这种技术还能储存每一笔比特币交易的技术细节。区块链技术十分智能,它能够杜绝同一笔比特币被二次消费,而且不需要第三方的协助。

“法定货币与存款货币及其转化而成的电子货币是有本质区别的,法定货币代表的是中央银行的信用,基本上不存在成为破产财产不能进行偿付的问题;存款货币及其转化而成的电子货币代表的是商业银行或支付机构的信用,如果该机构破产这些货币就会变为破产财产,只能按比例偿付。因此,消费场所拒收现金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是对消费者货币权利的剥夺,不仅会使消费者面临一系列支付风险,还会使消费者面临额外的财产损失风险,这是任何国家的法律都不能轻易许可的。”刘少军说。

在制度设计上,二维码的去伪存真可以着力于以下三点:一是二维码信息加密要求。为了强化对用户的信息保护及达到二维码“清洁”的效果,将加密作为二维码发布者的法定义务是确保支付安全的必要条件。然而,为了兼顾安全与效率,在法律创新中,必须考虑到加密的适度性。二是规范认证与管理。伪劣的二维码如同假冒伪劣商品,它不仅会使二维码使用者的资金遭受损失,而且所产生的劣币驱良币的逆淘汰效应也会扰乱正常的二维码支付秩序。因此,通过强化数字签名与数字证书的方式确认交易当事人的真实身份对于保证扫码支付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三是加大与强化支付机构对二维码生成的法律责任。

电子货币监管严格,实现单点突破局部应用。由于国家中央银行或者法律要求货币必须由中央银行发行,掌握货币发行权能够行驶国家货币政策调控,所以多数国家完全禁止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电子货币,同时也有像德国、法国、韩国以及泰国持观望态度,只有英国将比特币视作货币,美国国税局将其视作资产,其他机构将其视作货币来监管。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教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消费场所拒收现金是一个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法的规定,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了结债权债务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任何主体都不能拒收,如果拒绝使用人民币了结债权债务,那么就是一个违法行为,会影响中国人民银行法的权威性。

二、扫码支付对货币法律制度的冲击与应对

出于对安全方面的担心,银行一直对电子货币持怀疑态度。但现在银行正在研究如何拓展这项技术来加速后台结算系统,使支撑全球市场交易而被占用的数十亿资本得以释放。

“如果拒收现金,那消费者可能就会采取其他支付方式,比如说用各种二维码,包括微信、支付宝。商家拒收现金,肯定就会转账或者使用支票等行为。我们现在很多时候并不使用支票,而是使用微信、支付宝这些互联网支付工具,这种互联网支付工具,对于人们来说带有技术性风险,在操作过程中会有风险。”李爱君说。

对货币法律制度的冲击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全球货币体系也正在步入一个转折的时点,货币的定义和未来将面临巨大的改变,电子货币领域或将成为未来全球各国角逐的主要“阵地”之一。

李爱君认为,网络支付工具的风险主要体现在:网络支付工具在操作时有风险,可能会失误。还有一点,由于网络支付技术的安全性本身存在问题,比如一些电子钱包被盗,支付系统出现各种安全技术上的问题,都会导致交易的失败甚至资金损失。反观现金交易,面对面的交易可能效率不高,但无疑更安全。通过支付工具可能效率很高,但是在技术和安全方面是存在风险的。

货币制度事关一个国家的本位货币、货币流通、货币铸造、货币偿付与币值稳定等核心问题,它直接关系到金融安全、金融效率与金融正义等社会高远目标。由于其重要性,这一制度的保障与贯彻无不由一国的央行垄断与专享。在纸质货币下,由于央行绝对垄断了货币的发行与回笼,且在长期的监管中,商业银行的业务活动已处于央行等严密、系统的制度网络看守下,所以作为货币制度核心的货币政策在“央行——商业银行”的二元架构中,其运行的可靠性与有效性能够得到预期与保障。然而,无卡、无纸化的扫码支付不仅对传统的货币法律制度产生了挑战,而且也对央行职能运行的有效性产生了“革命性”冲击。

电子货币的未来整体来说比比特币更加繁荣。它们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引进了全新的去中心化的组织形式和共识机制,并由此衍生出了数以百计的不可思议的创新。

“个人信息保护也是一个问题。现金支付虽然效率不高,但是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是最安全的。如果用支付工具进行支付,实质上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是不够的。如果商家或者是支付机构没有按照现有法律规定对用户个人信息进行保护,那么就会出现个人信息泄露的问题。”李爱君说。

电子货币对于货币流通究竟是产生提速或减速作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当下,人们还没有完全达成共识,但是鉴于货币是服务于市场交易的,那么交易的频率就会自然带动货币的流速。从市场交易量的显著提升看,“电子货币降低了中央银行对基础货币的控制能力,提高了货币流通速度。”作为电子化与信息化的载体,电子货币不仅具有其独特的货币创造与供给机制,而且也改变了货币数据信息流转的方式,一个可预见的结果是,“电子货币会改变货币乘数,增加中央银行借用传统信用创造理论调控货币供给关系的难度。”

*本文由未来财经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鼓励消费者举报拒收现金行为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法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货币或成未来角逐领域,二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