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抵销溯及力疑心,债权债务相互平衡

作者: 法界资讯  发布:2020-02-05

[ 学术立场 ] 4票 80% 1票 20% 发表评论

1、抵销人与被抵销人之间互负债务、互相债权。

1、抵消人与被抵消人之间互负债务、互相债权。 双方互享债权、互负债务为双方行使抵消的前提条件。

文献链接:《抵销溯及力质疑》

二、抵销的效力

协议抵销,指当事人双方协商一致,使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在对等额内消灭。

抵销溯及力与实际清偿、诉讼时效以及不当得利等领域的相关规则不能融洽衔接,从而导致规则紊乱,产生负面体系效应。首先,原本作为清偿替代的抵销,一旦拥有了溯及力,便在效力上大大优越于清偿,与同为债的消灭原因应同类对待的一般观念相去甚远。其次,不论主动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多久,主动债权人在逻辑上都可以主张抵销溯及发生效力,不符合诉讼时效制度的宗旨。最后,按抵销溯及力理论,自得为抵销之时起,若债务人实际支付了利息或迟延违约金,可依不当得利请求返还;而同时,若因清偿等原因消灭了抵销适状,则不发生抵销,不得请求返还。但按正常逻辑,超过抵销余额的主债务履行也应当属于非债清偿,有权依不当得利请求返还。抵销溯及力理论对债务本金与利息及违约金区别对待的做法,与其理论框架下抵销适状后的变化不妨碍抵销的规则互相矛盾。这种冲突反映了抵销溯及力理论无法彻底无视当事人实际清偿的理论困境。

债的抵销依其不同的发生根据,可分为法定抵销与合意抵销。其中,法定抵销由法律规定其构成要件,法定抵销的抵销权性质上为形成权,依有抵销权的当事人的单方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法律效力。而何以抵销因重视当事人的意思自由,可不受法律规定的构成要件约束,当事人须就抵销达成一致,即可发生效力。

如果双方互负债务的标的物种类不同,如允许抵消,则不免使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目的难以实现。用以抵销的通常是同种类的货币或者十五。

损害交易安全

(c)当事人特别约定不得抵销的。

抵销不得附条件或附期限。附条件的债权在条件不成就时,不能实际享有,而条件有可能不成就。附期限的债权在期限尚未到来时也并未存在,将效力不确定的债权抵销,可能损害一方当事人的权利。

抵销溯及力即抵销的溯及效力,指抵销人作出意思表示后,抵销效力溯及到债权得为抵销之时即抵销适状之时。概括来说,学界支持抵销溯及力的理由可分为如下三类:第一,诉诸比较法视角,指出抵销溯及力被很多立法例及学说肯定。第二,诉诸历史因素,认为抵销溯及力规则源自罗马法中抵销须经法定的规则,即抵销无须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效力。第三,诉诸抵销制度的功能,认为其有利于贯彻抵销制度本身简化清偿及公平清偿的功能。

债权债务相互抵消的概念

1.依照法律规定不得抵销的。

二、抵销溯及力的负面影响

债的抵销是指二人互负债务时,各以其债权充当债务的清偿而使其债务与对方的债务在同等数额内互相抵销。

法定抵销,当事人主张抵销的应当通知对方,通知未到达对方,抵销行为不生效;约定抵销,双方达成抵销协议时,发生抵销的法律效力,不必履行通知义务。约定抵销使交易活动更加灵活,对当事人也更为便利,但当事人约定抵销必须坚持自愿、公平的原则,防止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作出同意抵销的表示。

概括而言,抵销制度具有简化清偿、公平清偿以及担保功能。前两者是我国学界及审判实务界支持抵销溯及力的主要理由。但稍加推敲即可发现,其无法证成溯及力规则。

2、抵销的债务必须是同种类的给付。

法定抵销要求标的物的种类、品质相同;约定抵销标的物的种类、品质可以不同。比如可以约定以煤炭抵销运输费,以二级大米抵销一级大米。抵销的标的物的种类、品质尽管不同,但一般说来,他们的价值基本相当,比如以1500公斤特级苹果抵销2000公斤一级苹果。

导致负面体系效应

抵销权为形成权,此种意思表示一经抵销权人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不须对方当事人的同意,也不以诉讼上裁判为必要。抵销的方式也无限制,抵销的意识表示发出后,不得撤回。

程序要求不同

抵销溯及力损害当事人间的交易安全。如果赋予抵销通知溯及效力,会助长抵销权人拖延行使抵销权,不但对相对人不公平,还将推翻自抵销通知开始溯及至得为抵销之时的法律事实,损害交易安全。尤其是,如果当事人之前已经进行了相应给付,又因抵销溯及生效而可以向对方主张返还,法律关系的确定性将受到严重伤害。

抵销具有相互清偿的作用,应自双方债务均已届清偿期,始得为抵销,债务未到清偿期,债权人尚不能请求履行,因而不能以自己的债权用作抵销,否则等于强令债务人期前清偿。

二、抵消方式:

三、结论

双方互享债权、互负债务为双方行使抵销的前提条件。另外,当事人双方存在的两个债权债务关系,须均为合法存在。其中任何一个债为不法,均不得主张抵销。

法定抵押是基于法律规定,只要具备法定条件,任何一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约定抵销,双方必须协商一致,不能由单方决定抵销。

其次,抵销不具有溯及力,并不一定对抵销人不利。如上分析,只是在特定情境下,比如抵销人的债权较大且其利率低于较小债权时,或者抵销人的债权较小且其利率低于较大债权时,抵销不具有溯及力对抵销人更为不利。换言之,如果从抵销适状到抵销通知生效期间,抵销人的债权净余额减少或者债务净余额增大,则抵销具有溯及力对其是有利的;反之则对其不利。而有利与不利的概率,应该是基本相同的。

一、债权债务抵销的要件:

债权债务相互抵消

公平清偿功能

如果双方互负债务的标的物种类不同,如允许抵销,则不免使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目的难以实现。用以抵销的通常是同种类的货币或者十五。如果种类相同而品质不同,用品质较高者与品质较差者抵销时,对于被抵销人并无不利,应当允许。如果一方或者双方的债权标的物为特定物,原则上不允许抵销,尤其是以种类物债权抵销特定物债权时,更不允许。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没有借条能要回借款吗

上述三类理由能否证成抵销溯及力,值得商榷。首先,从立法例比较来看,关于抵销效力存在多种制度设计,抵销溯及力规则是地方性知识而非普适性规则。即便抵销溯及力规则可以算作是多数做法,也不足以就此认定其为法律移植的不二选择。其次,从历史溯源来看,自抵销通知无需特定形式、不再限于诉讼程序后,抵销溯及力规则沦为了程序法权利观念的残留物,且可能存在对罗马法文献的误读。在比较法考察、历史探源之外,功能正当性分析是审视抵销溯及力规则的另一重要视角,本部分就此进行探析。

如果清偿期限利益系为债务人而设时,原则上债务人得提前清偿,此时债务人主张以自己的未届清偿期的债务与对方当事人已届清偿期的债务抵销,可认为其放弃期限利益,应允许抵销。

种类相同,指合同标的物本身的性质和特点一致。比如都是支付金钱,或者交付同样的种类物。品质相同,指标的物的质量、规格、等级无差别,比如都是一级天津大米。债务种类品质不相同,原则上不允许抵销。债务的标的物品质种类相同还表明,用以抵销的债务应当是物而非行为,因为行为具有特定的人身性质,不具有可比性,很难使双方债权在对等额内消灭。

首先,以何者作为简化清偿功能的判断标准,本身就值得探讨。大致来说,可以考虑以得以抵销的债务数额或者以抵销后仍需实际清偿的债务数额作为判断标准。抵销数额与债务余额之间也并不存在必然相反的数量关系,即并非抵销数额越大则债务余额越小,或者相反。有学者指出,关于抵销范围讨论的核心是债权利息的计算问题,按抵销溯及力说,只发生两债权因到期日不同而产生的利息。问题在于,主动债权与被动债权的利息计算最小,并不导致抵销数额最大,也不必然导致债务余额最小。此外,认为抵销溯及力更能简化清偿,或许是出于计算简化效果,即省去了自得为抵销之时至抵销通知生效之时这一时段内的债权债务计算问题。但需要澄清的是,简化计算并不等于清偿本身得以简化,因此不适宜作为简化清偿效果的判断标准。

3、必须双方债务均已届清偿期。

如果种类相同而品质不同,用品质较高者与品质较差者抵消时,对于被抵消人并无不利,应当允许。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法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抵销溯及力疑心,债权债务相互平衡

关键词:

上一篇:发展人格权体系,会议综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