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疆破获一家族犯罪集团,每天指标2000元

作者: 法界资讯  发布:2019-11-26

这是一个特大家族犯罪集团,以新疆人托合提·吾普尔为首,由四个犯罪团伙组成,主犯均有亲属关系,涉案人员共38人。他们以开餐馆为幌子,拐骗新疆大量少年儿童,用令人发指的殴打方式威胁被拐儿童在广东各大城市行窃,涉案金额达百万元。 这一猖狂8年之久的犯罪集团在

南昌警方与新疆警方密切合作,12月5日至6日,成功解救21名被拐骗未成年人员。据警方介绍,犯罪集团所控制的未成年人每天需完成3000至5000元不等的"任务",动辄放狗撕咬或殴打未完成盗窃任务的儿童。

:2011-05-12 08:39:00

这是一个特大家族犯罪集团,以新疆人托合提·吾普尔为首,由四个犯罪团伙组成,主犯均有亲属关系,涉案人员共38人。他们以开餐馆为幌子,拐骗新疆大量少年儿童,用令人发指的殴打方式威胁被拐儿童在广东各大城市行窃,涉案金额达百万元。 这一猖狂8年之久的犯罪集团在新疆、广东警方共同努力下,终于覆灭。目前,随着审判的进行,这一庞大复杂的家族犯罪集团的真面目逐渐显露…… 孩子突然失踪了 2005年11月28日,10岁的阿里木突然失踪了,这可急坏了他的家人。 阿里木和父母住在新疆英吉沙县,他长得乖巧可爱,是父母的心头肉。父母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到处寻找阿里木时,阿里木已经被人拐骗到了广东。 阿里木清楚地记得,当天,他正在自家院子里玩耍,他的小朋友木拉提的母亲跑来找他:“我儿子从内地来电话找你,你快去接。”木拉提在电话中对阿里木说:“你到内地来,我带你去玩。”阿里木答应了。于是木拉提的母亲把阿里木交给了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那个人把阿里木带到了广州。 让阿里木没想到的是,一到广州这个男人立即变了脸,凶巴巴地对他说:“来到这里,就是让你当小偷的,不偷就打死你。”经过训练后,这个男人把阿里木和其他孩子一起带到街上去盗窃,只要没有偷来东西,这个男人就用铁丝狠抽阿里木,阿里木身上经常伤痕累累。 然而,阿里木的悲惨命运并没有到头。有一次,阿里木在实施盗窃时,被一个叫玉麦尔的人抓住,玉麦尔是另一个犯罪团伙的成员。玉麦尔将阿里木和另一个他所控制的小姑娘一起卖给了麦迪娜(该盗窃集团所属的一个犯罪团伙)。从那以后,阿里木开始在这个团伙成员的控制下实施盗窃,偷来的物品都得交给“老板”,偷不到东西时就会遭到头目毒打。 在阿里木失踪前后的一段日子,英吉沙县还有不少少年儿童也被拐卖,他们同样被拐到了广东,被一个以托合提·吾普尔为首的犯罪集团控制。 而新疆喀什警方则多次接到群众举报,有一个以喀什人为主犯的盗窃团伙长期在广州、江门、东莞等地流窜作案。随即,喀什警方成立专案组,急赴广州展开抓捕。在广州警方的协助下,没几天,该犯罪集团的成员纷纷落网,警方同时解救出多名儿童。 据悉,该犯罪集团以托合提开在广州的“新疆阿凡提快餐馆”为据点,下辖四个犯罪团伙。 盗窃家族横行广东 别看50岁的托合提·吾普尔(绰号托合提皮帽子)是个文盲,但却是个手艺不错的厨师。妻子古丽妮萨·麦麦提比他小11岁。1990年,两人到内地开起了饭馆。2000年,他们开始从老家拐骗儿童到内地盗窃。 夫妻俩的饭馆开在广州市番禺区洛溪新村,名为“新疆阿凡提快餐馆”。借着这个饭馆,他们组织盗窃团伙,拐骗或收买儿童迫使他们实施盗窃。 托合提·吾普尔和古丽妮萨·麦麦提作为此犯罪集团的头目,统一安排其他同伙和受害儿童的衣食住行,并发给一定的经费,组织了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 他们将团伙成员分成负责跟踪年纪小的孩子和运送赃物的几个小组,有组织地带他们到佛山市、东莞市、中山市和江门市等地的各大市场实施盗窃。每组安排两名或两名以上16岁以上的成员负责跟踪行窃的儿童。为了“安全”起见,在市场实施盗窃时,托合提安排了一辆轿车和一辆面包车,承担运送扒手和赃物的任务。受害儿童将盗窃的手机和钱等赃物通过跟在后面的成年同伙统一交给古丽妮萨或托合提。晚上从市场回来时都住在托合提租住的广州市番禺区九江花园小区的别墅中。在此期间,托合提控制着受害儿童的一切活动,外出或回来时都安排专人监督以防儿童逃跑。犯罪集团中的儿童偷不到东西时,便会受到恐吓和体罚。 此犯罪集团通过不断地盗窃,在较短的时间内使托合提和古丽妮萨得到了巨大利益。托合提被抓后,警方从托合提家中搜出的外币有13种,从其身上就搜出了现金近万元,他其中的一张储蓄卡上就有存款达60余万元。托合提和古丽妮萨还用非法所得在喀什市艾提尕尔商业区购买了价值近50万余元的两个商铺。仅2007年3月下旬至4月中旬,该团伙就盗窃了107部手机,整个集团涉案金额达到了一百余万元。 该盗窃集团共有4个分支,分别由托合提本人、其妻子和两个妻妹妹夫掌控。在托合提建起第一个犯罪团伙的同时,另外三个犯罪团伙也在他的影响下进行着疯狂的犯罪活动。 儿童成了犯罪工具 “跟上去!手要快!”广州市番禺区珠江花园4层高的别墅内,几个成人正对十几个孩子进行日常“培训”。十几个年龄在8至16岁的孩子,围坐在别墅宽敞的客厅里,其中一个挎着包来回走动,另一个悄悄跟上,瞅准机会,探手拉开挎包的拉链,取出包内的手机、钱包。孩子中有“笨手笨脚”的,其后果就是当众被暴打。 受害儿童吐尔洪(9岁)在2007年4月10日报案时说:“托合提让我偷盗,我不会偷他就让另外一个孩子教我。我被带到别墅三楼的一间房子里,这个孩子打我,还用手钳子夹断了我的手指甲。” 此犯罪集团的成年成员在跟踪受害儿童的过程中,除殴打偷不到东西的儿童以外,还用语言和动作给他们教授盗窃的技巧和反侦查技能。同时还时常教受害儿童被警察抓住时如何脱身的办法,如装作不懂汉语,警察跟你说不通,没法处理就会释放等。 近些年来,托某家族的盗窃活动遍及广州市的各个角落,给当地的社会治安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犯罪集团灰飞烟灭 今年1月21日,新疆喀什市人民检察院以盗窃罪、非法拘禁罪、收买被拐骗妇女和儿童罪、传授犯罪方法罪、包庇罪、窝赃罪、收购赃物罪、拐骗儿童罪将被告人托合提·吾普尔、古丽妮萨·麦麦提等38人向法院提起公诉。由于此案涉及人数之多及涉及罪名之多,在喀什地区乃至新疆全区均为罕见,喀什市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了由院长担任审判长的合议庭,于3月3日至3月12日不公开开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 近日,新疆喀什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盗窃罪、非法拘禁罪、收买被拐骗妇女和儿童罪、拐骗儿童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等数罪并罚,分别判处托合提·吾普尔、古丽妮萨·麦麦提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1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3年。吾吉阿不都拉·阿力木、开萨尔·吐尔洪等其余犯罪分子分别被判处18年至2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2页) 1 2

据南昌警方7日通报,近期,外地未成年人扒窃活动猖獗,给南昌百姓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破坏了南昌市和谐稳定的社会治安环境。12月5日晚11点,由南昌市警方刑侦部门牵头组织相关单位联合参战,针对拐骗、盗窃犯罪团伙开展了一次集中打击。

本报驻温州记者 苗丽娜

截止12月6日,南昌警方共清理、查获64名涉案人员,初步查明5个拐骗、盗窃团伙,成功解救21名被拐骗未成年人员,收缴75部被盗手机、部分毒品及赃物。

4月27日,温州警方成功解救出9名被拐骗到浙江来从事违法活动的新疆孩子,这在公安部部署的全国打击拐骗操纵新疆籍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中,打响了头炮。

据了解,查获的五个盗窃团伙大多租住在南昌市中心城区,犯罪团伙成员每天用车接送所控制的未成年人到南昌市中山路、百货大楼、八一广尝火车站等人员密集区进行扒窃。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明天,这些孩子就将在温州鹿城公安的护送下,坐飞机回到新疆。他们中的5个孩子,已经联络上了家人,将回到温暖的家庭里生活,而另外4个孩子,将暂时在当地特别设立的救助机构中生活,一边念书,一边继续寻找家人。

据南昌警方介绍,盗窃团伙采用极端暴力方式控制被拐骗的未成年人。盗窃团伙每天分配3000至5000元不等的任务给被拐儿童,动辄放狗撕咬并殴打完成不了任务的儿童。令警方震惊的是,有盗窃团伙头目每天花费千余元用于吸毒。

本报将派出记者,全程报道这些孩子们的回家路。

目前,该系列案件深挖和未成年人员解救等工作正在进行中。

孩子邀请警察叔叔去他们家吃葡萄

文章来自:淘狗网

被解救的这9个孩子中,最小的才9岁,最大的17岁。

昨天,记者在温州市救助管理站再次见到了他们,和记者第一次看到他们时不同,经过救助站叔叔阿姨们的精心照料,这些当时满脸茫然,甚至带着几分惊恐的孩子们如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看电视、打篮球,无拘无束。

“阿姨,你到我家去吗?我请你和警察叔叔吃葡萄,我家有葡萄。”9岁的女孩子古丽虽然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已经是第二次被警方解救。

明天,古丽和其他的孩子就将回到新疆。温州市救助管理站腾爱芬副站长说,这两天,救助站特别为这些孩子买来了新衣服和新鞋子,让他们干干净净,开开心心回去。

“他们将离开了,我们也不舍得,孩子们爱玩篮球,我们准备了小礼物给他们,我们还送小古丽一只毛绒大熊,孩子说,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腾爱芬说。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法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破获一家族犯罪集团,每天指标2000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