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兼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法律冲突与适用,为别人

作者: 法界资讯  发布:2019-06-17

被告许某辩称,我与刘某属于合伙关系,不是雇佣关系。2008年5月25日,某公司所雇佣安装铝合金门窗的工作人员,未告知我和原告等擅自将脚手架挪移,致使脚手架失去平衡、架板脱落,致使原告摔伤,是由某公司的过错所致,某公司应负全部责任。 被告某公司辩称:本案原告与答辩人既没有合同关系,原告也不是答辩人的雇工,原告也不是在某公司工地受伤,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原告起诉答辩人既没有事实根据也没有法律依据,某公司作为被告主体不适格,不应承担责任。孙某与韩某于2007年9月26日签订建房合同,承建单位多次承诺有建房资质,合同也明确约定承建单位必须有建房资质。在施工过程中如承建方发生其它意外事故由承建方完全负责,建房单位不承担任何责任。建筑机械架材等承建单位自备。因此孙某对原告受伤也不应承担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因而认为农民自建低层住宅,农村较为松散的建筑班,不需要建筑资质。房主和包工头之间所订立的合同或口头协议,不是建筑工程合同而是承揽合同。双方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房主是定作人,包工头是承揽人。房主对建房技术并不熟悉,没有责任采取预防措施,建房班工人对建房技术比较熟悉,建房班有责任采取预防措施,房主作为定作人不是赔偿责任主体,作为雇主的包工头是承揽人,对建筑工的损害独立承担赔偿责任。韩某将建房工程转包给许某,孙某和某公司并不知情。某公司将安装铝合金门窗的工作承包给孙某某,两者之间是承揽关系,房主作为定作人不是赔偿责任主体,承揽人孙某某也未将脚手架挪移。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泥瓦工资质,自己搭的脚手架不牢,没有尽到应有的安全义务,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一定责任。某公司对原告受伤没有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应驳回原告的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诉讼请求。 被告韩某辩称,我没有雇佣刘某,我们是共同干活,某公司没有要求资质,也不是转包,合同是无效的,我不承担责任。 经审理查明,2007年9月26日,孙某(甲方)与被告韩某(乙某)签订《建房合同》,约定“承建单位必须有建房资质,在施工过程中如承建方发生其它意外事故由乙方完全负责,甲方不承担任何责任”、“甲方提供原材料,建筑机械架材等由乙方自备”等,该工程位于梁山县韩岗镇韩岗村中心街对过,梁兖公路南。被告许某、韩某称该工程属于被告某公司,被告某公司称属于个人,原告刘某表示不清楚。被告许某和被告韩某共同承包了该工程的建设任务,原告刘某即在二人所带领的建筑班,该建筑班每天上班的人员不固定,由被告许某和韩某负责发放劳动报酬。2008年5月25日,原告刘某施工时不慎从脚手架上坠落摔伤,当日被送往梁山县人民医院治疗,支付医疗费人民币16120元。2008年5月30日转住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2008年8月24日好转出院,支付医疗费人民币32652元。2008年11月18日,原告刘某在济宁市精神病防治院支付检查费人民币300元、肌电图费人民币480元。经济宁金盾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刘某的伤残程度属五级,被告许某、某公司、韩某均提出异议。受法院委托,2009年9月6日,经济宁祥诚司法鉴定所鉴定:被鉴定人刘某四肢瘫属五级伤残;开颅术后为九级伤残;属部分护理依赖。原告刘某两次共支付鉴定费用人民币3100元。原告刘某受伤后,被告许某共给付原告刘某医疗费等费用人民币36100元。诉讼过程中,原告刘某不同意变更房主为共同被告。 另查明,原告刘某的父亲于1939年12月8日出生、母亲于1938年3月28日出生,原告刘某的大女儿于1988年8月7日出生、二女儿于1998年6月20日出生、儿子于2006年6月6日出生。被告某公司住所在梁山县韩岗镇梁兖公路北许馆公路北(由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

首先,要正确认定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房主与领工的人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建房工人与领工人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农村建房现在多见是房主与领工人一人签订合同,领工人再去雇佣工人建房,领工人给付受雇工人一定的工资,盈亏由领工人负担,由领工人提供工人及建房工具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笔者现在讨论的房主将房屋交由个体工匠承建,属于定作,是承揽合同的一种。那么房主与领工人之间就是承揽关系,领工人与工人之间是雇佣关系。其次,在建房过程中的伤亡通常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承揽人本人在工作中发生伤亡,另一种是承揽人雇佣的工人在工作中发生伤亡。1、承揽人本人在建房过程中发生伤亡的责任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可见,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造成他人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责任;只有在定作人对定作、指示、选任有过失的,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房主明知或应当知道承揽人没有从业资格而选任之。对于承揽人,明知自己没有从业资格,而从事危险行业,其过错程度明显大于房主,故笔者认为房主只应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次要责任或补充责任,承揽人应承担主要责任。2、承揽人雇佣的工人在建房过程中发生伤亡的处理。上文中将承揽人与雇佣的工人之间定为雇佣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条规定了雇主对雇员在雇佣活动中所受的伤害承担无过错责任,即无论雇主对雇员所受伤害有无过错,听听交通法律法规。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笔者认为,承揽人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房主若选任无从业资质的承揽人修建房屋,则其选任有过失,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受雇的工人若无从业资质,其明知自己无从业资格,仍从事风险性大、有一定技术含量的作业,应认定受雇工人对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失,对于自己的损失应自负部分责任。笔者提示:房主建房本是喜事,但应注意选任有从业资质的承揽人建房,既能保证房屋质量,又能减少事故的发生和不必要的损失。对于农民工一定注意岗前培训,建筑业属于危险性较大的行业,一定要经培训后再上岗以免害人害己。

2、两者非包含关系

法院认为,被告许某、韩某及其带领的建筑队无相应的资质即承包建房工程,且在施工时未采取必要的安全防范措施,致使原告在建房过程中摔伤致残,被告许某、韩某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孙某虽系被告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所签合同的建房工程位置与被告某公司的位置不相一致,原告及被告许某、韩某亦无证据证实涉案工程属于被告某公司,被告某公司在本案中依法不应承担责任。本案中原告放弃变更房主为共同被告,被告许某、韩某对房主应当承担的赔偿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原告明知没有安全防范措施而予施工且不注意安全,致使自己摔伤致残,亦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减轻赔偿责任人的部分民事责任。判决如下:一、原告刘某的医疗费人民币49552元、误工费人民币1591.35元、护理费人民币67692元、交通费人民币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99元、残疾赔偿金人民币69045.8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实际赔偿数额为人民币53001元,共计人民币241781.19元,由被告许某、韩某赔偿人民币120890.60元。二、驳回原告对被告某公司的诉讼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笔者代理被告某公司。作者简介:魏广存律师是山东民桥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从事法律服务14年,具有丰富的办案经验,代理调解和诉讼案件1000多件,受到当事人一致好评,取得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多次获得“先进法律工作者”,“先进工作者”等荣誉。专业特长:工伤、打工受伤、交通事故、医疗纠纷、人身损害赔偿、有意伤害等。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1

理论上承揽合同包含建设工程合同,承揽合同的加工对象应包括不动产。在具体法律适用上建设工程合同作为一个独立的合同种类存在,建设工程方面的纠纷应当适用合同法中有关建设工程合同的规定,法律对建设工程合同没有特别规定的,适用法律对承揽合同的有关具体规定。

2008年5月25日刘某受雇于许某、韩某为某公司盖房时,因架板脱落,从高空摔下,身体多处损伤……刘某向法院起诉,要求三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213477.5元。

案例一:将工程承包给他人,房主因选任过失担责 2015年4月初,家住广东省兴宁市径南镇的刘某清要加建自住楼房的第三层主体,决定将该工程承包给张某文。经双方口头约定,刘某清负责购买自住楼房主体建筑的材料,施工过程承包给张某文。2015年4月28日上午,张某文在二楼顶棚面安装吊机时不慎掉落,被送至兴宁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当天死亡。事故发生后,刘某清除了支付人民币13万元医药费和丧葬费外,其余未赔偿。为此,受害人的继承人便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刘某清支付各项赔偿共计32万多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文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为刘某清加建自住楼房的第三层主体工程。他用自己的吊机和技术为刘某清建造房屋,其可按自己的意志独立完成工作,凭劳动成果领取相应的报酬,双方关系符合承揽合同的构成要件,形成承揽合同关系。建造楼房的主体工程是特种行业,其作业人员应依法取得从业资格证方可上岗作业,而张某文明知自己不具备建房的从业资格,在安全措施不当的情况下,不规范地安装吊机,最终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对此应承担75%的责任。刘某清选择未取得建造房屋从业资格的张某文建房,存在选任上的过失,依法应承担25%的责任。 案例二:房主雇人建房,雇员伤亡也要承担责任 2014年8月,家住福兴梅子村的王某华和罗某梅夫妇要建造一幢自住三层楼房,为了节省成本,决定将主体工程直接叫杂工以点工的形式建造,于是王、罗夫妇找到了刘某昌,要他再找几个工人一起帮他建造房屋主体。双方口头约定工资结算方式是按日计付,做一天算一天,没有底薪,由刘某昌统一领取,再由他全额发给其他杂工。 刘某昌找了郭某东等3人共同建造房屋。2014年12月5日,郭某东在粉刷棚底的过程中从1.3米高的简易铁架上跌落下来,当日被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郭某东的亲属要求王某华和罗某梅夫妇赔偿郭某东死亡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77万元。经多次协商未果后,郭某东的亲属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审理后认为,王某华和罗某梅雇用刘某昌、郭某东等人为其建造房屋,以点工的形式统一结算工资,由刘某昌统一领取后再全额发给其他杂工,应认定王某华、罗某梅与郭某东等人之间存在雇佣关系。雇员在受雇用的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故雇主王某华和罗某梅夫妇应该承担70%的责任。郭某东在粉刷棚底时,应当预料到其作业的风险,但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从铁架上跌下致死亡,自身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30%的责任。 案例三:包工头的雇员受伤,房主须承担补偿责任 2012年年底,家住黄陂镇的李某招要将自家老屋拆了重建,将该重建工程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承包给农村建筑工匠刘某雄,后刘某雄召集练某才等4人一起施工。2013年12月6日,练某才在刚盖好的铁皮瓦上加竹竿压铁皮瓦时不慎从楼棚面跌落地面,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抢救,因脑出血伤势严重,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事故发生后,刘某雄、李某招各向练某才的继承人支付了人民币14000元丧葬费,其余未赔偿。为此,练某才的继承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刘某雄、李某招二人共支付各项赔偿共计27万多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招将自己的农村低层房屋建筑工程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交由刘某雄承建,双方之间已经建立承揽合同关系。刘某雄召集练某才等人一起施工,与练某才等人之间形成雇佣关系,在练某才提出要在刚盖好的铁皮瓦上加竹竿压铁皮瓦时,既不制止,也不安排他人协助完成,放任练某才独自去作业,故对练某才的不幸身亡,应承担50%的责任。练某才是从事农村低层房屋建筑多年的建筑工匠,在施工中应有较高的安全意识,但他作业时没有做好安全防范措施,造成自己的不幸身亡,其自身应承担30%责任。李某招与练某才之间不形成雇佣关系,但是,李某招是该房屋建筑工程的受益者,对练某才的不幸身亡应承担20%补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解释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六条的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具备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规定的安全生产条件;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不得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第八十六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将生产经营项目、场所、设备发包或者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的,责令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违法所得五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与承包方、承租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建筑工程实行招标发包的,发包单位应当将建筑工程发包给依法中标的承包单位。”第二十九条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既然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的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那么他们的行为就违反了法定义务,与造成实际损害后果的雇主就具有共同的过错,从一定意义上说,构成了共同侵权,当然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摘自《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一书第183页)。从以上的规定可以看出:“发包人”不是自然人,应理解为相关的单位。故第一十条的发包人不包括自建房的房主。本案中被告高某将自家建房项目承包给被告李某,因房主高某系自然人,因此不能依据此条款追究高某的责任。

基本案情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2

自然人将自建房项目承包给施工队,双方形成的是承揽合同关系。建设工程活动一般含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很大的执业风险,法律要求建设工程合同施工方必须具有一定资质、必须有一定注册资金和抗风险能力的单位,而民间建筑队一般技术含量较低,执业风险相对较小,民间个体工匠即可参与。另根据《建筑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建筑活动,实施对建筑活动的监督管理,应当遵守本法”。第八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参照建设部规章建质[2004]216号《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第三条第(二)项规定,“对于村庄建设规划范围内的农民自建两层(含两层)以下住宅(以下简称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设活动(以下简称限额以下工程)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结合本地区的实际,依据本意见“五”明确的对限额以下工程的指导原则制定相应的管理办法。……。”根据该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是指农民自建的两层(含两层)以下的住宅。不适用《建筑法》。而一般建设工程类合同,适用建筑法,故房主将自建房项目承包给施工队双方形成的合同,按承揽合同处理为宜。

办案思路及心得

随着新农村建设蓬勃发展,在农村随处可见农民建房的景象。目前,农村建房市场基本上是农民个体建筑队在唱“独角戏”。由于安全意识淡薄、条件简陋、操作不规范等因素,农村建房安全事故频发,由此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也随之增加。农村建房要注意规避人身伤害风险,下面几则农村建房造成人身损害的案例,希望想建房的房主与建房者引以为戒。

法官判决

裁判结果

    (一)传统民法上承揽合同是一大类合同,包括加工承揽合同和建设工程合同,故承揽合同的加工对象应包括不动产。

被告高某将自家建房项目承包给被告李某,双方口头约定,李某提供搅拌机、人工、吊车等,高某一方提供水、电、沙子、水泥等。受害人姚某受雇于李某给高某修盖房子。2017年7月4日,在上述工程施工过程中,姚某被电击身亡。经公安局尸体检验后,确定姚某系电击死亡。姚某母亲起诉高某、李某,主张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等。此案在以下两个问题上产生争议:1、追究房主高某的责任时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判定高某根据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还是适用第十一条判定高某与施工包工头李某承担连带责任。2、原告即受害人母亲主张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被告方是否应同时赔偿。基于以上问题,本文作如下分析。

上述案例中,本院依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条的规定认定房主与承包人李某系承揽关系,受害人姚某是承揽人李某的雇员,姚某是承揽人以外的第三人,房主因其选任没有相关资质的李某进行建房,姚某人身受到损害有权向定作人即房主请求赔偿。关于房主高某的责任承担,其存在选任过失,但是根据农村自建房的现状,农村居民缺乏法律、安全意识,自建楼房时往往将建房项目承包给熟悉的当地没有相关资质的土施工队,又因雇主李某未对雇员进行安全培训,未发放安全护,没有保障雇员的人身安全,故本院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判定被告高某即房主其承担20%的赔偿责任。双方服判息诉。

从法条上分析,《合同法》第251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第269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合同法》第287条规定:“法律对建设工程合同没有特别规定的,适用法律对承揽合同的有关规定。从此法条看出,建设工程合同,实际上是承揽合同的一种特殊类型。因此,此处规定的承揽人完成工作过程,应当包括建设工程施工过程,适用在建设工程中造成损害的情形。

案情

c、承揽人或施工人的工作均具有独立性。两类合同中,承揽人和承包人都是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劳力等完成工作任务,不受合同对方的指挥,独立完成合同约定的质量、期限等责任,在工作成果和工程交付前,对标的物的灭失或工作条件恶化风险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法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兼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法律冲突与适用,为别人

关键词:

上一篇: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升级奖励试行办法
下一篇:没有了